教書幾十年,我總結出一條規律來,我們的學生一般是不認錯的,我們的老師好像認錯的時候也不多,我們的領導就更不會認錯。學生遲到了,他不會對老師說「我錯了」,而是要找無數條理由來證明他的錯是應該的,是必然的。我們的老師要是認錯的話,那就是新聞,我們的領導要是認錯的話,六月就要飛雪。

事實人,人哪有不犯錯的,錯了就得承認,錯了就得改正。認錯在很多時候是一種美德,是一種擔當,是一種高素質的表現。認錯不丟人,認錯更不會讓人覺得你無能。我曾發現個別語文老師,學生問他一個生癖字的時候,他不會說這個字我不認識,而是憑形聲字的習慣亂說一通,事後就是發現自己讀錯了,也不為學生糾正,更不會因自己不嚴謹而認錯。我也發現個別領導,明明是自己的決策失誤導致機制的失誤,可硬是找無數條理由來掩蓋自己的錯誤,甚至把手下人臭罵一通。

認錯在好些人的潛意識中幾乎為零。不認錯的結局是無端的自戀,無由的自大、自傲,最後自然會是素質低下。打腫臉充胖子,半罐水,以名聲嚇人,以權勢罵人,以資格欺人是其最主要的表現。

昨夜我讀湯一介的文章,很有感觸。我終於弄明白了文化大革命時候家喻戶曉的「梁效」的來歷。小時候,讀梁效的文章讀得夠多的了,因為梁效寫的文章是當時「批林批孔」等政治的風向標,是對毛主席最高指示的最權威的詮釋。當年的《人民時報》《紅旗》雜誌幾乎期期都有梁效的文章。參加工作之後,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去研究文化大革命,也沒有弄明白梁效到底是哪些人的化名。讀湯一介的文章我才知道他們是湯一介、馮友蘭、張庚、週一良等一批知名的北大教授。湯一介以研究哲學著稱,其最大貢獻是編輯了一部被稱為「儒家百科全書」的《儒藏》,馮友蘭是中國著名的哲學家,以發明「人生四種境界」而揚名於世,其女宗璞是著名的作家,代表作為《紅豆》,其妹馮沅君、妹夫陸侃如編著的《中國詩歌史》是大學文科生的必修教材。張庚是詩人,也是學者,其代表作為《中國新民歌》,在書中的力挺新民歌、山歌,力貶李白與杜甫,用今天的標準來看,好像不值得一讀,但它有極高的史料價值。週一良是研究世界史的權威人物,其著作《世界通史》也是大學的必修教材。這些人物,都是各種學科的扛鼎人物,他們肯定有獨立的思維,但在接受毛主席的命令之後,不得不成為梁效寫作班子的重要成員,不得不寫一些違心的文章。

這是事實,有湯一介教授的文章為證。

今年湯一介先生以八十高齡仙逝,臨終前,他與自己的老伴,著名的比較文學專家樂黛雲對記者講「我們不迴避梁效之事,我們錯了!」

當讀到這裡的時候,我眼淚都出來了!

文化大革命過去快半個世紀了,當年不可一世的紅小兵,紅衛兵、雲水怒戰鬥隊、紅工聯別動隊、八二六趕死隊、成都造反兵團等成員好些人也年近花甲或已過花甲,他們對當年被自己迫害過的人、批鬥過的人、置別人於死地的人說過「我錯了」嗎?或許他們當年也是形勢所逼,身不由己,或許他們當年也是因年幼無知,但事實終歸是事實,錯誤終歸是錯誤。

有錯就得認錯,說三個字的話,有那麼難嗎?

湯一介夫婦在五七年反右之後也是命運不濟,其妻樂黛雲成了右派,湯一介也有一段時間被打成反革命分子,可他們並不因自己也是受害者為自己的錯誤言行開托,這一點是不是值得我們好好學習呢?

由此我想到,我們的老師什麼時候給學生認過錯?我們的校長什麼時候給老師認過錯?我們的董事長什麼時候給職員認過錯?我們的政府什麼時候給民眾認過錯呢?

認錯是公平的必備條件!

認錯是公正的風向標!

認錯是尊重他人的試金石!

您可能还感興趣的文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被遺忘的悲傷 91

wukaso77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