薛盼浠,或許是我們的故事太簡單瞭,簡單到我幾乎可以一件一件寫下來。

高二下學期,調過座位後,你坐在我後面,我卻總是忘記你的名字。

我們很少說話。其實也很正常,我和大部分人都不怎麼講話。

不久以前,你開始纏著我,講你愛看的小說。我沒想過我們以後會走得有多近,因為對你熱衷的小說並沒有多少的興趣。但每次你嘰嘰喳喳地講,我都認認真真地聽。

那天我一個人排隊去跑操,你跟過來,挽著我的膀子,繼續你班上沒講完的小說。於是我不按隊形,擠到瞭你旁邊。好像不是因為你講的小說有多好聽。。。想聽你嘰嘰喳喳的聲音。從教室走到操場,不遠的距離。你嘴巴閑下來的時候,會牽著我的手,歡快地搖著,有時還會舉過頭頂。我一臉無奈的看你做如此幼稚的事,卻暗自開心。你心裡開心的時候,臉上也顯得很開心。於是,每次都握著你的手,一起舉過頭頂。

你有著我望塵莫及的嗓音,以至於你剛到合唱班,老師便如獲至寶的大喊:“太好瞭,領唱的來瞭!!!”你的聲音不僅極具穿透力,而且分貝也不低。或許你不記得,那次你興奮起來從背後突然喊我,我卻頓瞭幾秒才理你。。。被你震的。包括我問你揚州小吃的時候,你也是毫無顧忌的大聲說什麼“雜糧煎餅、肉夾饃、粢飯……”然後繼續大聲問:“你喜歡粢飯的吧。那你喜歡加香腸還是雞柳……”我絕對相信隔壁班也可以知道我們四班有幾隻饞貓在聊小吃,唉,隻怪我找錯瞭話題。。。我卻很情願的站在你旁邊,滿臉黑線的看你朝別人或是我嘹亮的叫喚。

之前跑操,你一心講著你的《代嫁棄妃》,總和我跑得掉隊。你老是一面大口喘著粗氣,一面找空擋說著“然後後來……然後後來……”每次你想不起來情結,或者來不及組織語言的時候,你就一遍一遍的說“然後後來……然後後來……”我喜歡搶過你的“然後後來”,猜著說:“然後就是……”是不是故事太簡單瞭,我常會猜對,你就很激動地豎著一根手指:“對!”

我很怕默寫。你就抓緊跑操的時間,把自己記得的背給我聽,或者叫我背。你的聲音很大,幾乎叫周圍也跟著復習瞭一遍。我又不想讓別人以為我有多刻苦,總叫你小點生啊小點聲。你便壓低聲音,專註的,豎起一根手指接著背。那次背一篇《逍遙遊》,我和你都還沒記熟,就邊背便問人,跑瞭兩圈,才勉強背瞭一遍。

小高考以後,你開始來上晚自習。我是住宿生,本來就得上自習的,於是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又長瞭。

你常從傢裡帶飯,然後到傳達室熱一下(你居然和門衛都很熟……)。晚自習前很長的空閑時間,你開始跟我講你的三叔叔、你的媽媽、你的爸爸……(其實空閑的時間也不是很長,隻是你從放學,到去傳達室的路上,到熱飯的時候,到走回班,到吃飯,到吃完飯吸洗手……時間便很長瞭,也因此你吃飯特別慢。)於是我知道***媽生過病,這陣子一直在傢休息,你爸爸前幾天跟老板吵架,把工作丟瞭,現在又找瞭回來,你三叔叔對你很好,總幫著你,你小表妹總嘲笑你叫“薛啦唏”……我不關心你那一大傢,卻聽得很認真。

那天早上你悶悶的來學校,眼裡蒙瞭層水霧。然後我知道***媽總很少給你零花錢,又和她慪瞭氣,早飯沒吃就來學校瞭。於是那幾天早上我都會帶零食,有時用得到,有時用不到,後來就不帶瞭。

每次發作業的時候,作業紙從前面傳過來,我喜歡找到我和同桌的,然後順便把你和你同桌的也找出來,放在最上面,傳過去……

那天你沒帶晚飯來,錢也沒帶。於是我和你一起去外面買涼面,你堅持隻買一碗,後來要瞭兩雙筷子……

你說我們要一直當好朋友,以後要當對方孩子的幹媽……

那天老師說還有一個多月,我們就是高三瞭,所以再有不久會分班。我沒在意。

體育課上,打球打累,便坐在地上閑聊。不曉得是誰突然聊到分班的話題。不知道為什麼,我會突然覺得害怕,勉強插瞭幾句話,便裝作累瞭把頭埋在膝蓋上。這樣親密的一群人,又要分開瞭嗎?沒敢把頭埋太久,隻是抬起來的時候,膝蓋上的褲子濕瞭一片。我想你應該沒看見。

那天一大早,你放下書包就說:“存折,我做瞭一個很奇怪的夢,你要不要聽啊?”看她依舊陽光燦爛的臉,我沒多想就說:“講吧。”她卻這時才突然垂瞭下睫毛,說:“我夢見我們突然鬧翻瞭。”我怔瞭下,隨後大手一揮:“肯定假的,我還老是夢見我掛瞭呢,現在不是活得好好的。”她想起來我講過的在夢裡掛掉的糗事,哈哈笑著,隨後玩笑道:“看我在夢裡都想著你呢,多好啊!”

終於發現對分班的事還是在意的。那天買瞭三個掛件,算不上和分班有直接關系,卻還是沒忍住。有兩個是一樣的,剩下一個是隻粉嘟嘟的小熊(我猜她會喜歡這種粉粉嫩嫩的)。她指著熊肚子上的“MYHEART”哈哈笑著說:“存折,你把心都給我啦!”“怎麼可能呢!心給你我還怎麼活啊!”我滿不在意的揮揮手,其實挑中這隻熊,也有一點點是因為上面的字。

沒想到我們真的會有矛盾。

……

突然的,那天沒和我一起吃晚飯,回來後也什麼都不講。陪她吃晚飯的是另一個人,大傢都不熟。

一開始以為是自己敏感瞭。可是第二天跑操的時候,我叫她,她沒應。

作業從前面傳過來,我習慣地挑出瞭四份。她說“以後不用幫我挑瞭。”

放學,我低著頭問她:“去熱飯嗎?”她說:“你先去吃吧。”

豬才會相信我們沒事。

我把我們在一起的事情來來回回想瞭很多遍……

我不知道為什麼。

第三天,我下定決心要問為什麼。同桌早就發發現瞭,問需不需要她幫我問。我說我要自己問。

可是第一句話出口的時候,你卻是懶得回答的表情:“我現在很困,等我清醒瞭再說。”早讀課的時候,我聽到你同桌說,你昨天看小說到很晚。但是我不相信,這句話可以當不回答的理由。好像有東西堵在嗓門口,三天的時間,卻好像很難熬,一直被什麼討厭的東西折磨著。

天變暖瞭,跑操已經改成瞭武術操,三天,總有我的同桌和你的同桌陪著。我知道你為什麼不過來。

現在還不要說為什麼嗎?

“如果你不說,以後我也再不會聽你解釋!”我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不顫抖,睜大眼睛看著她。我怕再多說一句,再多眨一下眼睛,會有東西從裡面流出來。

她真的沒回答。

我掉過頭鎮定地拿歷史筆記本,翻開慢慢看著。同桌湊過來,在我耳邊小聲的講:“我知道你很傷心,但是也別這副死樣子啊,我和鞠添這兩天一直哄你笑,你還這樣,你想怎麼樣?要傷心,也要看值不值得……”不值得嗎?怎麼會不值得呢!我想笑,眼淚卻終於擋不住瞭……贊



花開瞭,季節卻老瞭
跟你愛戀,我把時光都忘瞭
枕著芳香,一夜的想


【TONYBEAR】 貝殼式汽車安全座椅《國家地理》12期+ Jabra Sport Pace藍牙運動耳機(紅)+運動腰包【100%德國原裝進口PUKY】PUKYLINO 寶寶滑步車
玩命快遞:肆意橫行 The Transporter: Refueled驚天密碼戰 Code 60TONYBEAR 嬰兒提籃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被遺忘的悲傷 91

wukaso77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